推荐内容

现在位置:博发娱乐 > 新闻资讯 > 文章内容

试探父爱自导绑架 勒索父母10万元被捕

更新日期:2018-04-14 点击:

  (原标题:陕西大学生为试探父爱 自编自导跨省绑架案)

  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7月31日报道,7月13日晚上6点多钟,江苏泰州警方接到陕西延安朱先生的求助,他说儿子小朱在泰州遭遇了绑架,希望警方帮忙。接到求助,泰州警方立即出动,实施解救人质行动。谁知最后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试探父爱自导绑架

  原来,7月13日傍晚,小朱的家人接到小朱发来的微信,一段被绑架的视频让家人看得心惊胆战。在视频里,小朱的眼睛被蒙、嘴巴被塞、手被绑住。小朱的姐姐说,当时大家看到这样的视频都吓傻了!在视频里,“绑匪”说让朱家在一个小时内,往小朱的银行卡里汇款十万元。

  10万元不是小数目,但对方要求1小时内筹集,小朱的家人急得手足无措。而随后对方发来的微信,言辞更加凶狠,并且附上了一段小朱在草地里被人殴打的视频。

  小朱是一名大一学生,暑假到泰州打工才半个月,怎么会遭遇绑架呢?面对对方的一次次催促和威逼,小朱的家人决定报警求助。江苏泰州市医药高新区公安分局民警刘凯说,警方调查后发现,小朱在案发前6天入住辖区的某宾馆,至今没有退房。

  随后,办案民警迅速赶往小朱所在的宾馆。推开小朱入住的房间,屋内一片狼藉,烟头、水渍、衣物随处可见。民警怀疑,小朱在105房间被绑架,但已经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警方兵分两组展开调查,一组留在宾馆,另一组则根据“绑匪”发来的第二段视频,在旅馆附近巡查。遗憾的是,1个小时过去了,警方并未发现小朱的踪影。

  江苏泰州市医药高新区公安分局民警赵玉荣说,办案民警接到报警之后,心里一直都揪着,就怕哪个环节疏漏了,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策划“绑架”想试探父亲是否关心自己

  正当大伙心急如焚的时候,当晚7点39分,小朱竟然主动回到了宾馆。看到民警,小朱竟十分惊讶。面对民警,小朱说,“这回自己玩大了,自己并没有遭遇绑架,这一切都只是个玩笑!”

  据警方了解,小朱今年刚满18岁,而参与这起“绑架”闹剧的同伴也都刚刚成年。那么,小朱为何要策划这样的闹剧呢?原来,小朱一直觉得父亲并不爱他,此次来到泰州,没找到地方打工,带来的钱也花光了,小朱就和朋友商量,想试探父亲是否关心自己。

  小朱的姐姐告诉记者,知道小朱出事后,妈妈负责在老家筹钱,父亲和她第一时间从延安开车赶到了泰州。知道小朱平安后,小朱的父亲又立刻赶回了延安,因为小朱的奶奶听闻此事直接就吓晕了,住进了医院。

  经过民警的教育,小朱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承诺出去后一定向父亲和家人好好认错。目前,涉案小朱三人因涉嫌敲诈勒索被警方行政拘留。

  绑架罪认定

  (一)本罪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界限

  拐卖妇女、儿童罪与绑架罪均有绑架的行为,在形式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两者区别之关键在于犯罪目的不同,拐卖妇女、儿童罪以出卖为目的,而绑架罪以勒索财物、以他人作人质等为目的。

  (二)本罪与敲诈勒索罪的界限

  以威胁方法实施绑架罪与敲诈勒索罪常易混淆,二者的区别是:

  1、犯罪侵害的对象不同。敲诈勒索罪实施威胁的对象和取得财物的对象是同一个。而绑架罪实施威胁绑架的对象和取得财物的对象是分别不同的人。

  2、客观要件表现不同。敲诈勒索罪威胁的内容如系暴力,行人声称是将来实施,而绑架暴力内容的威胁,则是当时、当场己经实施的。

  3、敲诈勒索罪行为人并不掳走被害人予以隐藏控制,而绑架罪则要将被害人掳走加以隐藏、控制。另外,如果行为人以并不存在的绑架行为欺骗威吓某人不是当场交付财物的,既不应以敲诈勒索定罪,也不能以绑架定罪,而应以诈骗罪论处。如欺骗威吓某人当场交出财物,而威吓的内容是以暴力侵害人身为内容的,则应以抢劫罪论处,如威吓的内容是以揭露隐私等,则应以敲诈勒索罪论处。

  (三)本罪与非法拘禁罪的界限

  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实际上存在特殊与一般的关系,两者都是侵犯他人人身自由权利的犯罪,而且,绑架罪在客观上也必然表现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剥夺的方法与非法拘禁罪的方法没有质的区别,都可以是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非法拘禁罪也可以由绑架方法构成;两罪中将被害人绑架、劫持的空间特点也一样,既可以是就地不动,也可以是将被害人掳离原所在地。

  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的区别主要在于,绑架罪的构成不仅要求有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而且要求有勒索财物或满足行为人不法要求的目的以及与此相应的勒财或提出不法要求的实行行为。而非法拘禁罪仅要求行为人具有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目的。实践中,涉及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界限区分问题的主要是为索债而绑架、扣押人质的案件。本法第238条第3款明确规定: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我们认为,对于索债而绑架、扣押人质的案件,处理时应注意,如本法颁行前的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与本法冲突的,不应再参照适用,并应从这样几个方面注意区别非法拘禁罪与绑架罪之界限:

  1、本条第3款规定的“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指的是合法债务,为索取非法债务如赌博债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应以绑架罪定罪处罚。债权债务关系不明的,行为人确系出于索取合法债务的目的而实施绑架行为的,应以非法拘禁罪定性。但是,对于行为人与他人有债权债务关系而绑架、扣押人质的案件,也要认真考察行为人的真实意图,对行为人绑架、扣押人质而目的不在于索取债务的,对行为人仍要以绑架罪定罪处罚。

  2、为索取债务绑架他人后,向被绑架人的近亲属或其他人索得债务后,又索取额外财物或以人质相挟提出其他不法要求的,行为人同时触犯非法拘禁罪和绑架罪两个罪名。但应视此情况为想象竞合犯(实施一个索取财物行为,而财物中既有债务又有额外财物时)或吸收犯的形态,对行为人以绑架罪一罪处理。